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

无赦:破晓之羽

【卷二】99:紫色暗影

[更新时间] 2019-10-09 23:42:02 [字数] 3086

在医学界,段密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,手下还带着一大批对她仰慕不已的学生。如果这样的丑闻传了出去……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sh..it!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女人一双手狠狠锤在桌上,目光带狠的她有种野性之美,却办公室内不知几时多出了个身影——那男孩大约十八九岁,紫色的衣装俏皮却低调,然而紫色的头发在世间并不多见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段密抬头时他就在面前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你是谁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段密十分惊恐,这段时受到太多威胁,她已经在吃神经衰弱的药物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男孩脸色阴郁,气场像刺猬一般,让旁人忍不住绷紧神经:“当然是通风口。”他指了指天花板上井口,看段密的眼神充满敌意: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,你知道是谁么。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他?”段密愣了愣,打量着男孩,非常谨慎,“我只知道他叫弗斯嘉,不过我觉得这肯定是假名。你到底是谁,是不是那家伙的同伙?你们手上到底还有没有照片!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照片?我要那些东西做什么?”男孩耸肩,阴阳怪气,“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,那就好办。不然我还得杀人灭口。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杀人灭口四个字让段密心中一紧,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应对,但这男孩似乎对她真的没有兴趣:“你也不用害怕。无知的人总是能够活下去的那个,不过有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我。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他们两个有没有说之后要去哪儿?”男孩看着段密,眼神似蛇一般歹毒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段密老实摇头,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些,然而男孩的眼神和气场确实令她胆寒。好在这男孩似乎还讲道理,并没有追问下去,浅浅勾了嘴角欣然离开,走前又想起什么: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我看到有个女人和他一起,他们是什么关系?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不知道, 我真的不认识。那女人今天是第一次见,之前是弗斯嘉自己来的,他要挟我,让我研磨异变曼陀罗的粉末。”段密不敢说半句假话,更不想惹上任何麻烦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我保证,我说的都是真的!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,我永远都不会说出去!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很好。”男孩点点头,只要这女人知道的是“弗斯嘉”就足够了,如果再知道多了,那么就只能对她的聪明表示遗憾了: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哥哥也真是的,这两年行事怎么越来越不小心。”夜色中他低声感慨,对此非常苦恼,上马后兼程不休,第二天傍晚便到了临海地带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壑冈辖域内,90%都是石山熔岩,只有临近澜湾辖域的地域能见绿色。不过这极其稀少的森林早不属于大众,而是历代壑冈领主的私人居所。对常年生活在缺水高温环境的壑冈人而言,这里无非就是天堂: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这里的树真丑。”男孩兴味索然看着四周,对庄园的风景实在拿不出好评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正给他带路的保安听着不太高兴:“先生是第一次来这里?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你觉得呢?”男孩冷冷看去,毒蛇般的眼神让保安心中发发寒。见状,他又笑的阴阳怪气,“放心,我不会在你们领主跟前告状的。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保安没再说话,他确实是最近才调来这里工作,之前没有见过这个男孩。不过从上头人的态度来看,这家伙和领主应该不陌生——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庄园的林荫路上,马车缓缓进行,等到达别墅大门,保安便将男孩交给了这里的保镖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莼大人,里边请。”保镖对男孩非常客气。在收到来访信笺的时候领主就交代过,一定不能怠慢了这个小子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壑冈辖域的气候环境十分艰苦,即便首府也设有领主公馆,但通常更喜欢呆在临海庄园办公。然而这一点在莼看来并不奇怪,他早年认识壑冈领主:扎托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莼先生,你来了啊!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宽敞的会客室里,扎托等候多时。能让一位辖域领主提前恭候,而且还这么年轻——真不知道这叫莼的小子到底什么来头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保镖带着疑惑退了出去,莼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待自己,一双紫色的眼睛如深迷的雾瘴,随便打量了扎托几眼: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快有三年没见了吧,领主大人还是这么精神。也没多长些肉,让脸上看着厚实些。”莼的开场白全然不是寒暄,而且话中尽是讽刺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五十来岁的扎托不但消瘦,身材也十分矮小,和大部分壑冈人一样,皮肤黝黑,颧骨突出,而且他的长相十分难看,总体来说就是尖嘴猴腮,一看就让人觉得是个唯利是图、贪图享乐的家伙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关于这些,扎托当然有自知之明。现在被说脸上没多长肉,分明就是在骂自己!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扎托心里憋着怒火,脸上却不得不对这小子保持大度的微笑:“莼先生这次突然过来,是不是教授有什么吩咐?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我只是路过这里,有点急事借领主大人的书房用用。”莼说话毫不客气,面前的领主大人对他而言似乎什么都不是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可托扎半点不敢对他有气,还点头哈腰,亲自带他去了自己办公的书房。一路上,一些新来的部下们见到此景非常惊讶,却老干部们让他们别多管闲事: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这小子是云荆教授的人,咱们可惹不起。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云荆教授是谁?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嘘!”老干部忙把新人拉到一边,“具体是谁也不太清楚,总之是个厉害人物,连三皇都要敬让三分……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部下们在背后的议论,扎托不是不清楚,而莼还有点幸灾乐祸,笑的阴阳怪气:“手下人嘴碎,领主大人也不管管?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换了是我,他们早活不成了。”一句话惊了扎托的心,吓得他神色骤变: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放心吧!我一定严惩!研究所的事也绝对会保密,这里不会有半个人知道!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哈哈、哈哈哈!”莼不由大笑,“我今天又不是来灭口的,这么害怕做什么?”说着,他的手在扎托肩头拍了拍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手伸来的霎那,扎托狠打了一个冷颤,鬓角当即流下的冷汗又让那男孩挑眉弯嘴,笑的像个疯子: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你好歹是个领主,怎么这么怂! 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嘿嘿,是啊,我怂。”扎托挤出僵硬的苦笑,那放在肩头的手让他心惊胆颤,即便很快离开了书房,心脏也还在噗通狂跳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领主,您没事吧?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保镖和部下们立刻围了上来。扎托摇了摇头,做了几个深呼吸,眼中才重新拾回了锋芒:“这小子有任何要求都满足他,千万别跟他过不去。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可是领主……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闭嘴!”扎托冷眼瞪去,“那家伙非常危险!他的异能,可以轻易杀死这里所有人,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!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书房外的人闻之色变,而书房里的大男孩对旁人的评价并不感兴趣。他打开领主的电脑,在后台输入指令后,屏幕跳转,纯黑的界面中代码滚动,一会儿就弹出了“正在连接”的提示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政府要职人员的电脑配置有专门的线路,这也是防止被黎明组织盗取信息的手段之一。莼现在启用的指令需要依靠专线电脑,但比专线更加隐蔽,是只有“三皇”和“研究所”核心人物才知道的通讯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正在连接”的提示闪烁了片刻,便是黑色的屏幕亮了起来——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洁白光亮的背景干净如雪,那是“研究所”冰冷的白炽灯和墙壁;屏幕下方能看到办公桌的边缘,正中间是一张高背皮椅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椅子背对着屏幕,遮住了那人的样貌,只能看见灰白的头发。屏幕那头有纸张翻动的声音,那人应该正在查阅文件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父亲,是我。”莼的态度毅然恭敬,即便不在现场,此刻也站起身来,笔挺着背脊,在电脑前颔首弯腰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就算屏幕那头的人并没有看着电脑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你这孩子不说一声就跑出去,现在还知道联系我?”那人嗓音柔和,即便现在有些许指责的意思,也依然让人如沐春风。微微的冷感也给人以恰到好处的距离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或许正因为这样的风度,旁人总对他倍感尊重: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对不起,父亲。”莼把头埋的更低,但深深的歉意并没有让男人把椅背转过来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莼,五个兄弟里面你最小,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。应该明白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……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可是父亲!一哥哥或许真是无辜的,为什么您就不能相信他?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提到顾南一,椅背后的男人沉默了片刻:“莼,不是我不信他,是没有证据能让我相信他。他也是我的孩子,我也不忍心怀疑是他做的。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父亲,这两年来,我们一直没有找到线索,而且这件事也没有发酵。我相信一哥哥是无辜的,请您给他一次机会吧!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男孩再次低头恳请,紧紧抿着嘴唇,诚恳的鞠躬定格在标准的90°,而屏幕那头传来了微微的叹息: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这两年确实如你所说,但南一那孩子的作为也并没有让我放心。派了那么多人找他都不愿回来,你现在让我拿什么去相信。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“莼,你的一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应该了解。最神秘的情报商人、情报界大佬,这些名号在道上不是白给的。我和你一样,也想相信他,不过目前来看,相信这两个字还是太难了。”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莼抿嘴不语,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捏成了拳。~^#|+更*多精*彩!章-节,尽=在纵横|中@文网。*^~@?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 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 

发表评论

 
 
12